尽管事故最终原因还有待进一步确定,但是被称为公路第一杀手的货车超限超载还是引发了舆论热议。超限超载危害有多大?有关部门出台过哪些治理措施?为何屡禁不止?《工人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公路“第一杀手”

  “违法超限超载被称为公路第一杀手,不仅严重破坏公路和桥梁设施,容易引发道路交通事故,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而且严重扰乱运输市场秩序。”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吴德金此前在解读《关于进一步做好货车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意见》时称,据统计,载重货车道路交通事故中,有80%以上是由于超限超载运输引起。

  传化慈善基金会公益研究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今年4月发布的《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NO.2》显示,驾驶货车无疑是高危职业,因货车导致的交通事故往往是致命性的,超限超载是危险的一个来源,这类现象更多地集中在个体车主和小物流企业上。

  吴德金表示,超限超载车辆的荷载一般远超公路和桥梁的设计承受荷载,其频繁行驶公路,造成路面损坏、桥梁断裂,大幅缩短公路正常使用年限,致使提前大中修。据测算,如果行驶公路的车辆超限超载50%左右,公路正常使用寿命将缩短约80%。以一般等级沥青路面的设计使用年限12年到15年为例,实际使用寿命仅为2年到2.5年。

  有研究机构对2007年~2015年国内桥梁垮塌进行了调查统计,共发现28座桥因车辆超载而垮塌。

  超限超载与运价降低的恶性循环

  去年发布的《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NO.1》显示,超限超载是公路货运行业普遍存在的现象。

  该报告认为,利润动机是超限超载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运费通常是以里程和货物重量计算,所以载重量越大,收入就会越高。特别是近几年运价低迷,运输成本却一直走高,甚至出现了“货车不超载就亏本”的现象,这使很多卡车司机不惜冒险。

  为了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一些货运经营者在购置车辆时,往往选择马力大、装载多的货车。而一些汽车制造企业和改装企业为了打开销路,迎合购车者的逐利心理,随意生产、改装大吨位、车轴小的重型车,伪造型号和技术数据,甚至对同一车型任意提供产品合格证等手段,以谋取不正当的经济利益。吴德金认为,这严重妨碍了车辆的更新换代和车辆结构调整,阻碍了货物运输向大型化、专业化和高档化方向发展。

  根据《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NO.1》,执法不严也是超限超载的重要原因。报告认为,面对超限超载,交警、路政等相关执法部门并没有严格查处,一些地方以罚代管,罚款即放行,甚至一些跑专线的货车司机掏钱买“月票”,即只要每月付给执法者一定的费用,就可以明目张胆地超载。违法成本远低于收益,进一步刺激了超限超载的盛行。

  而且,基层执法力量不足也困扰着相关治理工作。江西某市治超站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市境内每天车流量在2万辆左右,交通、交警、城管等部门100余人组成9个中队,“逢车必检”无足够人力保障,还易造成国道拥堵,影响群众出行。

  要像治理酒驾一样治超

  面对超限超载,我国从20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治理。从有关部委的单独治超到多部委联合行动,出台了多个规章,并且不断修订。

  其中,在2000年,交通运输部发布了《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2004年,9部委在全国范围内联合治超治限。2005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加强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通知》。2016年,交通运输部对《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进行全面修订,统一了超限认定标准,优化了大件运输许可流程,加强了对大件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的管理,规范了对违法超限运输行为的处罚等。当年9月21日,还在全国展开了货车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治理。2017年,《关于对严重违法失信超限超载运输车辆相关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发布,明确运用信用手段,加大对严重违法失信超限超载行为的联合惩戒。

  今年8月,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车辆运输车超长违法运输行为治理的通知》,明确对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3次的车辆运输车,吊销其车辆营运证;对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3次的车辆运输车驾驶人,责令其停止从事营业性运输。

  监管越来越严,超限超载却屡禁不止。不少专家表示,应该增加对超限超载车辆的处罚力度。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2016年1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的联组会议上就建议,参照国外成功治理的经验和国内对酒驾治理的成效,应加快研究推进将货车严重超限超载违法运输行为列入危险驾驶罪的范畴,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提高违法成本,形成强大震慑力。

  一位基层交通运输局负责人认为,治超关键在于抓好货车生产和货物装载两个源头。首先要严把车辆生产关、挂牌关、改装关、检验关、市场准入关、装载关等六关,让超限超载车无法上路。同时,相关部门要加强对货运枢纽场站、搅拌站、矿山生产企业、建材生产和批发市场、砂石料场等重点货源企业的监管,让现存的超限超载车无货可运。

  杜鑫




(责任编辑:庾骗调)

附件:

热点新闻


太阳城集团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巴黎人
澳门百家乐官网
太阳城官网

视频推荐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